Esty戴着红帽子

【中考长弧 周末短活】
这里Esty,请多指教
HP/中土/宝钻/音乐剧/GF/DW/SW
最近沉迷舒伯特
卖安利小能手
写点破文
脑洞大,而文笔不足
"我们都是广袤宇宙中燃烧的星辰,奢求自己的光芒能恒久留存。"

© Esty戴着红帽子 | Powered by LOFTER

k,有同在成都的圈友吗?一起浪啊!!!!

Reborn protocol:

今年八月,成都约否@
来一场意外之旅

你们看这个墨子!!!!
我先回去躺一会回回血
(溺死卷子中,忽然惊坐起)

赛次元:

【新版赛次元人设】从2017年开始,赛次元将转为一个让古今中外科学家们 去冒险、竞技、解密的科学史幻想漫画,
大家新年快乐,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~在新的一年里赛次元将会开始新的一面,还在努力筹备中。
先放一些主要角色人设,【学者】【理论之神】【贤灵】是三种不同的存在,具体是什么等着故事序章开始就知道啦。贤灵东西方的都有,只是目前还没有西方的贤灵人设赶出来。

人设详细资料也会随着主线剧情出来一起写,现在就只发个图透_(:3JL)_
新故事序章之后就会有阿基米德x特西比乌斯的希腊组与墨子x鲁班的东周组互...

kkkk!!!

-C-啃纸狂魔-R-:

#Classica Loid# #クラシカロイド# Classicaloid
Classicaloid同人合志图文本:《Musik Encore》

一宣开放  感谢扩散   参本人员详见宣图,AT见评论  宣图: @4IIIITong

十分荣幸邀到 @ModestBreeze  等画手文手,特邀日推Classicaloid同人画师ゆねおさん、あいさん,以及漫评 @傍水伐檀  加盟

6月开放二宣和印调,9月开始网络通贩预售,相关问题可咨询我和副催 @夕月

动画第一季完结...

在城南三十二层的楼顶所听见的……风起,星耀。

【近来一直有点负能,于是在今天晚上,慢慢渗出这些文字,送给自己看,也送给每一位在深夜彷徨的你。】

我现在在城南的城市和田野的交接处,在顶层清冽澄澈的夜风中,向南可以一直望到很远;天府大道闪耀着橙色的暖灯一直延伸到未知的田野远处去,延绵到黑夜笼罩的农家麦田间……

回头朝北是鳞次栉比的高楼,通通点着橙色或白色的灯光,模糊成一片,高楼上有警示飞机的红色灯光一闪一闪。那里是繁华的天府之都,我自幼生长的地方,即使在夜里也依旧温暖热闹……

今天的夜空被云雾遮掩着,但在这些云雾中间仍旧有星光坚定地,不灭地闪耀着,我听见风中传来星星的絮语……它们歌唱着许久之前中洲的希望,誓约与战争,希望与和平,夏尔历三...

记忆不是很清晰了,曾经在云南的乡下,阳光很灿烂的时候,天色明媚而深远如同大海,高原特有的积云像宫崎骏的动画里那样从地平线上一丛丛涌现上来,海沫般绽放,在明澈的风中变幻出无比真实的画卷。
我喜欢在高原广袤的田野之中骑着自行车,听暖风刮过耳旁的呼呼声,感受着速度达到最快时松开双手拥抱前方,宛若将要飞上天空的错觉。

杂谈(4)

今天逛街的时候在街上看到一个好帅气的小姐姐!
穿着那种长长的黑色风衣!从背后看起来简直是部长同款x一头黑色的中短发,走起路来都呼呼带风声儿的,还有喇叭牛仔裤[裤脚被磨毛了],黑色的靴子……哎呀我天……
尤其是她的风衣啊啊啊啊啊!!!都可以直接拿来cos性转部长了好伐!太帅气了prprpr
然而lo主很怂,没敢上去勾搭。
另外,今天搜了搜发现11A的tag也太冷了吧……?明明童话组超好吃的啊我跟你嗦[死劲儿安利……]
诶,那今天就到这儿吧,晚上有空再来杂谈x

Words of illness

Nobody to speak to
no shoulder to cry on
I'm wandering in the darkness
pretending to be the happiest
Is everyone so impatient?
Do I have to keep smiling?
When we get used to laugh too often
we will forget how the way of crying is
I'm tired,I have to go.

两个意象(二):星辰,石头,和一只等待的狐狸。

当埃文斯第一百零三次渡过小河去采摘野花的时候,那只狐狸朝他说话了。

“嘿,”他说,“你能帮我个忙吗?我是说……这河里有许多漂亮的小石头,你能帮我拾几颗上来吗?”

埃文斯停下来看着它,那只狐狸火红而柔顺的毛皮在星光下闪闪发亮。她似乎惊异于狐狸会说话这一点——毕竟,很少有人能听懂他们说的话。她甩甩脑袋,像是认定自己听到了幻觉,又朝着遍布星星点点的野花的草地走去。

“嘿,小伙子,喂——!你听到了吗?”狐狸喊道,甩动着如火焰的大尾巴,轻巧的朝她奔去,并重又庄严地端坐在埃文斯跟前。

“我是个姑娘,不是小伙子。”埃文斯不满地说,‘’他们不能因为我有个男孩的名字就混淆性别。还有,——你真会说话?”...

两个意象:风,湖泊及所想到的其他

站在高原蓝灰色湖边的女孩,北风猎猎滚过草海,刮得袍角飘荡不已。

她把碎发撩到耳后,戴上寻常无比的灰色灯芯软帽,朝湖中迈步前行。

冰蓝色的湖水浓郁如塔图因的牛奶,慢慢没过她的脚踝。北风还在不息地刮着,层叠的灰云飞快地朝南方奔去。她依旧向前,一步,一步,任凭波澜溅上她的腰身。

"所以这就是献祭了。"他们说,在湖边喃喃颂经,牛皮大鼓一声又一声沉重地回响着,沿湖泊传向微熹的地平线——那里水天交接。

女孩全身只裹着一件单薄的黑袍,她不由自主地在凛风中微微发抖,一只手按在灰帽上以防它被风刮走。

往前,往前,往前,直到全身都没入湖中,直到耳边的吟诵声变得模糊,幽深的色泽模糊了万...

一个片段

我见他紧阖着双眼,在沉重的河水中缓缓下沉。头绳已经断开了;灰白的长发如水藻般四散开来无力地飘荡,竟在月光中显出近乎银白的色泽。在他身后升起一弯细细的新月,水面之下是雪白的,发着明亮到温柔的光,但它一露出水面便瞬间被城市浓浊的喧响染得漆黑,再也不能辨别出月亮本来的面目。——他或许也曾有那样柔和的色泽罢?只在深水中才褪去阴影,终于显出本来的样貌。

Adieu,adieu.

我们常说那时的巴黎没有星光。毕竟革命前的阴霾总分外浓厚,星光难以穿透。我们又说塞纳河上有永恒的星光,因为无数或彷徨或坚定的灵魂都曾以赤诚的心注视着她。人逝去了:塞纳河带着他们一如既往地流着,流向大海……向大海!

愿他在蔚蓝...

1 / 3